嘉雯.

我是鸽王。

我们必须各自努力 完成生活里的精彩。

【坤农】春梦对象。

/无可上升。

/好像四信信。

/傻白甜校园故事。

/OOC预警🌈






00


明目张胆。

深情款款。






01



每一个男孩都会有一个春梦对象。醒来之后额间泛出薄汗,睡裤的黏腻湿潮让他失神。



陈立农也一样。



他梦见的是蔡徐坤。



他的暗恋对象。






02



陈立农忐忑不安的回到学校。一拉开椅子,同桌范丞丞就屁颠屁颠儿的凑过来,嘴里的三明治还没咽下肚。




“干啥玩意儿呢啊巨农?跟苦瓜干儿似的。”




范丞丞像是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他上次也问过同班的卜凡为啥一副愁样,结果被揍的脸青鼻肿罢了。




“没干嘛。”陈立农从书包里拿出草莓牛奶和巧克力面包。插上吸管,嗫了一大口。“做恶梦了。”




“那梦见啥了?”范丞丞继续问。



陈立农继续吸着手里的草莓牛奶,没有回答。他知道和范丞丞这只山东大傻鹅聊天是不会得到什么心灵慰问的。




“诶对了,今天篮球室里又塞了几封给蔡徐坤的情书耶。”范丞丞转移话题的速度还挺快。




陈立农听到那三个字差点没被牛奶噎死。在暗处瞪了一眼范丞丞。




“你说为啥那些女生都不放弃追求咧,明明我已经帮他丢掉好几沓情书了,她们又不是没看见。”范丞丞继续孜孜不倦地说着。



范丞丞从桌洞里抽出来一沓粉红色的信封,扔给陈立农: “这不,又送了。看那女生还挺好看的,别辜负她了。你帮我交给蔡徐坤吧,反正你们关系那么~好。”



这句话让一旁的陈立农唰地红了脸。连范丞丞那只傻鹅都看出他的心思了。他没好气地拽过那沓信封,在底下猛踩了范丞丞一脚。



不出所料听到一声痛呼。




“闭嘴,我给就我给。”





03


“喂,蔡徐坤。”




陈立农大步流星地走向那个角落。




果然,蔡徐坤仍在呼呼大睡。他懂。以前和他一起被罚站,自己是因为吃巧克力,而他就是因为睡觉而被轰出来的。




狗改不了吃屎。陈立农这样想到。




蔡徐坤听到声音坐起来。重重地伸了个懒腰,撩了撩散落的头发丝。他瞪起眼来,装作惊讶地看着一旁拎着一沓情书的陈立农。



“陈同学有何贵干?”



陈立农知道蔡徐坤老喜欢逗他。这个事实使他的怒气又上升了几分,耳根泛起粉红。




“你、你的好兄弟范丞丞托我给你的!下次这种麻烦事别叫我ne!!”




他没好气地把情书重重地砸在蔡徐坤头上。




“哎哟痛痛痛痛痛,陈大侠下手轻点啊。”蔡徐坤装作很痛的样子捂着脑袋。嘴角微微上扬。




陈立农表示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蔡徐坤。还不是因为那个恶心的梦。他想着想着两团婴儿肥的脸颊又泛起红来。


笨蛋。



密密麻麻的情愫缠绕在陈立农的心里。






04


夏蝉躲在树桠中,抓住仲夏的尾巴。至于想要再听蝉鸣,就要等到它来生了吧。




今天刚好轮到每月换位置的时候。好死不死的,蔡徐坤和陈立农分到了一起。



但这也算是陈立农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范丞丞哭丧着脸向陈立农挥手,嘴里的薯片还没嚼碎,含糊不清地说: “巨农啊!你和蔡徐坤一定要幸...啊。”



新同桌黄明昊抓着范丞丞的衣领把他按回座位上,没好气地骂了声“蠢蛋”。



“我以后有不会的题你得要教我哦,陈~同~学~”蔡徐坤用手撑着下巴,一脸戏谑地看着旁边脸红得不像话的陈立农。



“嗯...嗯。”陈立农摸了摸通红的耳垂。



你故意的。






05


自习课。





班里的风扇咯吱咯吱还在苟延残喘着,吹出来的热风闷呼呼的。蔡徐坤百无聊赖地在桌底下摇了摇腿,大腿正好碰到旁边的陈立农,后者似触了电般移开了自己的腿。




“又怎么了啊?我身上有脏东西?”蔡徐坤转头看了看陈立农,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白白净净的,不错。




“热死了,别碰到我。”陈立农软绵绵地瞪了一眼蔡徐坤。



前桌王琳凯叼着笔转过身来,嬉皮笑脸: “班里刚开了空调啊陈同学。”



“写你作业去。”



王琳凯笑着把头转了回去。蔡徐坤也没说什么,揉了揉陈立农的头,起身去打水。







06


“下面操场找人打球,你去不。”蔡徐坤从后门走进来,“刚才打水他们问的。”




陈立农摇摇头,扬扬手里的练习册。




教室里只剩他们两个。现在是午休时间,其他人不是去打球就是去小卖部,也就只有陈立农这种好学生会留在这里写作业。



“哦。那我也不去。”蔡徐坤擦擦鼻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粘腻的风从窗口吹进来,又带来一阵闷热。



空气顿时间变得尴尬起来。许久,陈立农打破了沉默。



“蔡徐坤。”



“嗯?”蔡徐坤立刻应上。



陈立农听到自己的声音像干涩的咖啡粉撒在硫酸纸上。



“我想我...是不是喜欢你。”





陈立农的刘海长得扎到眼睛,睫毛磨蹭着柔软的发丝,带起阵阵酥痒感。



蔡徐坤愣了一愣。



喜欢这个词像夏天带来大雨的凉风,留下星星点点的火光,也是踌躇不决的语气。


十八岁,不完全的成熟稳重。



陈立农转头一看到蔡徐坤深邃的眼眸,不比夜晚的星河闪耀,但是也够让他的心尖荡漾。



只是,没有笑意。




“你想而已,不一定是真的。”蔡徐坤匆匆站起身来,抱起脚边的篮球,“我知道了。去打球了。”



蔡徐坤的话让陈立农觉得像是一盆凉水当头淋下来。他合上练习册,把脸围在臂弯里哭泣。









07


六月,天气晴空万里。高考在炎热的夏日里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开。




而那件事,陈立农早已记不清了。




阳光照在操场上。硅胶跑道泛着光,一闪一闪的,像是在期待人们说些什么。



陈立农呆站在跑道上。抬头望着天空。




“喂,走不走啊。”旁边的范丞丞一手搭上陈立农的肩,把他拍回神来,“大家都去操场那边了。摄像老师还等着呢。”



“嗯。”陈立农点点头。




拍毕业照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和身边的人靠的很近,牵起他的手,在他准备逃开的时候说一句“都是同学牵个手会怎么样啊”。



陈立农盯着远处与黄明昊打打闹闹的范丞丞,孤单地站在最高的那排。






“喂,最后一天了,牵个手留作纪念?我可不想以后同学聚会的时候认不得你。”蔡徐坤跑上来,嘴里含着糖,举着手向陈立农挑眉。



“......”陈立农低着头。



“怎么?害羞?”蔡徐坤勾着嘴角,像是下一秒就要笑出来一样。



“才不是咧!牵就牵!”陈立农红着脸,一把拽过蔡徐坤攥着糖纸的手。手里滑腻的汗沁湿了对方的手。



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牵手诶。









老师们都背对着他们,坐在小椅子上端正如小学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镜头上,笑得灿烂。



时机正好。



快门响的那一刹那,蔡徐坤偏头迅速亲了一口身边人的粉嫩脸颊。




你跟我说的话,我没有忘啊。








“我说,后面那个小帅哥别讲悄悄话啦!拍完再讲!”


“好的老师!”





END。


能拥有小心心和评论莫。


【橘农】特别的人。

/无可上升。清水。

/第一次写橘农啦。

/严重ooc🍓


BGM-奇妙能力歌




00


承蒙你出现。

够我喜欢好多年。




01


男孩子们友谊建立的总是很迅速。






也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陈立农就因为报名那会儿刚好碰见的林彦俊给他指了个路,还碰个了巧跟他分了一个班,他就觉得有林彦俊啥啥都能行,就总跟在林彦俊屁股后头,林彦俊去哪他去哪。



缘分这种事儿可真是谁也说不准。





陈立农嘴也没闲着,拿着他最不擅长的生物作业整天在林彦俊背后问“彦俊你懂不懂这个啊” “这个ne?啊好难哦” “哎呀彦俊你看看我啦”。



林彦俊也没做的那么狠,毕竟同班同学嘛,帮一下也不是什么困难事。







“彦俊......”




“我说不是,你干嘛老跟在我后面啊?”



“...啊?”






林彦俊实在忍不住了,陈立农这次居然要跟着他进厕所?他探头看了看站在男厕门口的两个嬉皮笑脸的女生,转过身,蹙着眉问陈立农。



陈立农听到后有些惊讶,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结结巴巴的开始解释。





“没有,就,觉得你很厉害,我问的东西你都会,你要是不喜欢,我、我以后就不这样了,对不起...”



陈立农的脸委屈下来,一下松开拽住林彦俊衣角的手,他道歉似的不断点头,鼻梁上的眼镜在微微颤动。




什么嘛,原来是崇拜我啊。虽然知道有很多人崇拜我,但是这是个男的.....




看来我的魅力已经影响到不止于女性了。





陈立农见林彦俊一如既往冰冷的脸在他的道歉下还是没有一丝改变,眼眶悄悄红了一圈,默默地把作业本藏到背后,往后退了几步。






那是林彦俊第一次对这个小跟班产生了兴趣。





他气得快笑出声来,立马收起一闪而过的两个小酒窝,装作平静般跺跺脚,在陈立农转身离开之际从喉咙里闷闷地吐出两个字。




“...随、随便。”



操!我、我口吃什么??






身后的男孩抱着作业本笑得像只兔子。






02


夏天里的热空气蒸得眼前的光景都冒着雾气,教室栏杆外边青色的垂杨偶尔有几枝探进窗子里。




陈立农一直很羡慕隔壁那间学校的的校裤,是可以拉链的,非常凉快。夏天里他就比以前还要多上好几倍的羡慕,捏着自己又热又肥大的长裤,扁着嘴向旁边的林彦俊诉苦。




“啊...彦俊你suo为sen莫我们学校的裤子没有拉链啊?”陈立农晃动着头,洒下几颗晶莹的汗珠。




“你喜欢啊,我拿剪刀给你剪开呗,连拉都不用拉了。”林彦俊合上物理作业本,向旁边的陈立农伸出食指和中指比了个手势,其中一个酒窝调皮地跑了出来。



“滚啦!”



前排的女生叼着笔转过身来,拿着本书狠狠敲了敲林彦俊的头,翻了个白眼: “你们男生的点真奇怪。”



林彦俊笑着和那个女生打闹了一会儿,回头看见依旧闷闷不乐的陈立农,从桌洞里拿出来什么东西。



“好啦,喝瓶牛奶冷静一下啦。学校哪有那么多资金整这种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东西喔。”



林彦俊把草莓牛奶放在陈立农桌面,又捏了捏后者气得发红的小脸。



“哪有人夏天喝牛奶啦!还有喔!不要老是捏我的脸啦!”陈立农这样说着,却还是乖乖接下了林彦俊给的草莓牛奶。



林彦俊轻笑了几声,扭过头装作漫不经心地翻看着作业本。手心已经沁出了些滑腻腻的汗。






他已经不敢在想下去了。



陈立农扯开拉链时露出小腿的雪白皮肤,被汗浸湿的刘海软绵绵地贴在额前,还要亳无防备地对着他笑。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雾气落在皮肤上有些黏乎乎的,体温让雾变成水珠,顺着少年美好的脸部轮廓滑进衣襟。



他看着陈立农,这样想到。





“干嘛呀阿俊,这样看着我。”







03


林彦俊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陈立农的?





是在上次打篮球打滑,腿擦破皮的时候,他一边“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一边拿着几片创可贴跑过来,装作正经揉揉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阿俊好笨喔,这都能摔倒”



是早上胃痛的时候他抱着两瓶草莓牛奶嗒嗒嗒地跑过来,脸蒸得粉红。书包里的笔支碰击的声音在雾气腾腾的早晨格外清亮,葱白的手指轻轻捏着一瓶递给自己“阿俊!我刚热好的喔”



其他的,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可是好死不死的,总有些小女生给陈立农写情书,塞礼物。虽然说林彦俊收到的更多,只是他每次都当做没看见。



可是陈立农心软,看着一封封粉红色的信封,已经脸红到耳朵尖儿了,总是不知道如何拒绝那些一个个情窦初开的女孩。



林彦俊看自己收到的情书没什么感觉,看陈立农的却气全不打一地儿来。



他现在只想把眼前的一堆红红绿绿的信封全部撕成粉碎。告诉陈立农,这些信封被学校门口的大狗狗当成能吃的玩意儿咬碎了,然后他笑眯眯地接受下这个“荒唐的现实”,再扯着他的衣袖和他一起去食堂。





可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林彦俊还是走到了陈立农面前。后者正趴在课桌上闭目养神。被少年削瘦的身子挡住的是当初他们初见时的那本生物作业。



“喏,大红人,你的小粉丝托我给你的。”



陈立农听到声音后缓缓坐了起来,看了看林彦俊怀里的一堆香气扑鼻的信封,揉揉有些发红的眼角,随后又眯起来,笑着对他说:



“啊这个啊...阿俊你帮我处理掉吧。”陈立农揉揉有些乱的黑发,打了个哈欠。“反正...我拿来也没有什么用处。”



“嗯。”林彦俊刚走开几步,就听见身后的椅子推动声,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而且...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她们。”



过了一会儿,陈立农开口。声音因为缺水,沙哑得不像以前的绵甜软糯,这样的解释显得有些突兀。




林彦俊点点头。两个酒窝窜了出来,心里仿佛涌进了一股暖流。他把那堆情书和自己的杂念,一齐扔进了垃圾桶。




心照不宣。







END。



失踪人口回归辽。橘农为什么这么冷啦!我不允许!!ooc不要介意嘛TT。


【坤农】误打误撞。

/无可上升。

/我流OOC🍓

BGM-虚拟



00


“看到有关你的一切,小声嘀咕一句,”


“我的。”



 ̄ ̄ ̄ ̄ ̄

01




蔡徐坤算是长得够秀气的了,说实话,也没多好看,只是一眼就能让人怀孕的那种。




02


蔡徐坤性子温和,学习又好。老师让他多帮学习上有困难的同学,女生们就故意装作搞不懂题目,一到午休时间就拿着笔和练习册红着脸跑到他座位,借机搭讪。




他教题的样子最是温柔。





“这个地方要解开来算...像这样...哎,对了。”






他有身上有股香味,跟他熟的人的都知道,应该是玫瑰花味沐浴露的味道。




有几个为了占个第一,从饭堂开始就跟着他。“噢他是玫瑰仙子吗?又香又温柔!”女生们舍弃了学校外的小卖部,坐在饭堂里兴奋地嚼着碗里的水煮豆角说着。




 ̄ ̄ ̄ ̄ ̄


不过有个例外。他不是女生,但也同样仰慕着蔡徐坤。



03



陈立农比他小一级。他想方设法地想让这位闪瞎眼的学长注意到自己,但他自己发现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什么闪光点有理由让蔡徐坤回头后,他又一次泄气了。





好友黄明昊总是对他说: “喜欢你就要去追啊!”一掌狠狠地拍在陈立农的肩上。“连说话都不敢你还谈什么喜欢?看他白白便宜给别的女人??”





“你说得对。”陈立农拍拍肩上的手。






 ̄ ̄ ̄ ̄ ̄












黄明昊坐在陈立农旁边嚼着烤香肠,蔡徐坤坐在陈立农对面。其他人全都在吵吵闹闹地聊着天,没心吃饭,连黄明昊都在勾搭着另一边的学妹,就剩下他们两个在静静地吃着碗里的东西。




陈立农闷闷地搅着米饭,把不喜欢吃的胡萝卜全放在黄明昊碗里,蔡徐坤被这一可爱的举动逗笑了,夹了一筷子面筋放他碗里。




陈立农看见蔡徐坤笑了,以为自己的衣服有什么问题,连忙拍了拍裤子,又看了看碗里的面筋,皱着眉,不解地望着他。





“这个挺好吃的,尝一下。”他对陈立农微微一笑。






“谢...谢谢学、学长...”





陈立农有些结巴,蔡徐坤太好看了,他觉得再看多一眼会有罪恶感,就拿着碗把头撇向一边,不停地往嘴里塞着蔡徐坤给他夹的面筋,但耳朵出奇的红还是暴露了他的紧张和和害羞。他有些后怕,还是在碗后面偷偷地瞄着蔡徐坤。







蔡徐坤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没说什么,起身去了厕所。



 ̄ ̄ ̄ ̄ ̄





黄明昊扭过头看见撇着脸的陈立农,一下把他扯回来,在他耳边吼: “你撇个毛线头啊撇??当拍纯情偶像剧呢??”




“拍你个头...又没有摄影机...”陈立农看着走远的蔡徐坤,有点不开心,回过头委屈地看着黄明昊。






黄明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好累,你爱干嘛干嘛去。”











05




陈立农也觉得应该走下一步了,可关键他又闷骚,还有点慢热,心里燃起烈火花, 面上依然九重冰。






他看网上的人说,先撩人得要先有脸和身材。黄明昊一个劲儿地跟他说你脸绝对没问题,关键就是穿的衣服要突出身材,拿了一本男模杂志给他看,让他学习学习。




 ̄ ̄ ̄ ̄ ̄



田径队练习完后陈立农换了件薄薄的白衬衫,流畅而又优美的身型在衣料后若隐若现,下身穿了一条破洞牛仔裤,他拿剪刀把洞又剪大了些,脚上套着双白袜子,这都可是他在杂志上学的呢。




毕竟田径队里综合了全校的身材最好的帅哥,女生们都很难平静下来,她们捏着矿泉水,眼神扫过坐在地上灌水的男生们,热烈讨论着哪个更好看。




 ̄ ̄ ̄ ̄ ̄




陈立农从休息室里出来,他也许没有蔡徐坤那么惊人的魅力,但也惹得一旁的女生口干舌燥,立马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






也包括蔡徐坤。



 ̄ ̄ ̄ ̄ ̄


陈立农边走边一直在往后偷偷瞄着身后的人,却又被他那深邃的眼眸吓得害怕地转回头。一米八多的身子虚虚地弯着,耳垂红透了,不争气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心里念叨着蔡徐坤千万可别过来,终究还是提不起那种气场。白衬衫有几个扣子没扣好,松开来。裤上的破洞变大了,露出的肌肤隐隐约约的,有种禁欲的感觉。





蔡徐坤吞了吞口水,下身似乎有什么束/缚要挣脱开来。





 ̄ ̄ ̄ ̄ ̄








陈立农正和体育老师讨论着比赛的事情。蔡徐坤忍不住了,快步走过来。





“老师啊,”他开口了,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温柔到骨子里。“您先通知别的同学比赛的事情吧,我和陈立农同学有点私人问题...要马上解决,很快回来。”他拉住陈立农的手。陈立农被他的笑给迷住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含笑的下垂眼,很容易就红的白嫩脸颊和耳朵...




啧。




这小子到底是要腻死谁。




 ̄ ̄ ̄ ̄ ̄



陈立农感觉快上天了,手心里沁出了汗,红着脸望着正在快速拉着自己去休息室的人。




陈兔子很开心,因为学长要和他独处!!!




可又有谁知道温柔乡里是不是陷阱呢。






06








现在把自己按在椅子上的人是谁?!蔡徐坤吗???




陈立农的白衬衫被蔡徐坤翻起来,两条细长的腿被压在双肩旁,蔡徐坤作势要脱掉他的裤子,还好被陈立农拉住了手。两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紧密房间里,似乎一切秘密都交谈于两人的耳语中。





“蔡徐坤学长...你、你要做什么...!”





陈立农满脸潮红,汗把背后的布料掺湿了,感觉连汗都散发着一丝丝甜味。





“做什么?"蔡徐坤用手轻轻地擦着他脖子上的汗。“勾引学长那么好玩啊,”他笑笑。







“那可要做好被操/到哭的准备咯。”








“啊...啊?”陈立农惊讶地半张着嘴,胸脯起伏着,两瓣殷/红的唇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他慢慢地把身子往后退,椅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从你第一次和我见面开始,我就很想知道这么可爱,容易害羞的一张脸哭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什、什么啊...他这人怎么会是这么恶趣味的啊...






 ̄ ̄ ̄ ̄ ̄


等不及陈立农消化完他的话,蔡徐坤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抚摸着每一寸细/腻的肌/肤。







“待会儿哭小点儿声哦陈同学,小心被那群女孩们听见。”







好、好可怕,下次一定不听黄明昊说的啦!





07



后来他们两个在里面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后来就见到陈兔子扶着腰,一副劳累过度的样子。








果然田径训练这种事情,真的是会特别辛苦的啊。










 ̄ ̄ ̄ ̄ ̄




END。


我们田径队里为什么只有一个男生??!??啊??????shit!!!!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我好开心今天800米我跑了第二嘻嘻嘻嘻!!!

【坤农】罚站。

/无可上升。

/OOC🍓



BGM-一点点喜欢
我真的吹爆这首歌!!找程嘉敏唱的!大家一定要去听听!



00



有些喜欢,

就是麦田里曾降临过的风。






01


五月中旬。


蔡徐坤懒洋洋地趴在桌上睡着觉,侧脸枕在手臂上。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讲课声稍大了些,还骂了几句蠢货,他就蹙着眉,戴上耳机,把脸朝向另一边,接着睡。



今天窗外的天好蓝啊。



蔡徐坤不算什么坏学生,也算不上好学生,上课睡觉,不上早读和晚自习都是平常的事,各科老师也都习惯了。要不是他学习成绩还不错,早就被劝退了。





尽管全班都知道上数学老师的课走神是最忌讳的,但蔡徐坤的侧颜真的好看的没话说,那些花痴的女生都拿着书挡着脸,偷偷地看,在心底里尖叫,根本没认真听课。




咔。



可能是他鼻息声有些大,刚戴上耳机趴下不久,一只粉笔头精确的砸在蔡徐坤的头顶上,柔顺的短发在一瞬间飞扬起一些白色的粉笔灰,他抬起头,慢慢把灰和粉笔碎扫下来,看了一眼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数学老师,把数学书翻开盖在头顶,又趴下睡觉了。




“蔡徐坤你给我站起来!” 




尖锐的喊叫声惊动了不少正在发呆和走神的同学。




“啧。” 


轻轻地。


蔡徐坤咂咂嘴,缓缓地站起来,把头上的书放下。数学老师把手里的复习册狠狠地摔在地上。


“那么爱睡给我去外面睡个够!!跟猪似的天天睡!” 



震耳欲聋。



02


蔡徐坤背过身,踢开身后的椅子,翻了个白眼,拿着数学书慢吞吞地出了教室门。他是真的累,昨天又是因为上课睡觉被罚抄复习资料,抄到凌晨还没抄完。



“烦死了。” 



蔡徐坤靠在墙壁边上,从数学书里拿出夹着的眼罩准备继续睡。




“嗨,坤哥。” 




“嗯嗯??!” 


蔡徐坤吓得把眼罩和耳机甩在了地下。



定晴一看,才发现是高二的学弟陈立农。他也靠在墙壁上,他手里也拿着东西,只不过拿的是巧克力。



陈立农住在他家隔壁,他们还没上高中就认识了,在蔡徐坤印象中他还算是个谦虚又有些可爱的乖孩子,后来上了高中就没怎么留意他了,怎么现在...变得更可爱了...呸!




他也被轰出来罚站了??




想到这里蔡徐坤的心里居然有一丝丝的开心。





“你来这里...罚站??"蔡徐坤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是啊,我上课吃巧克力被老师发现了...但是巧克力真的很好吃欸。” 



小孩笑了笑,用着软软的台湾腔跟蔡徐坤解释,但又不怎么好意思和哥哥讲自己上课的不检点行为。嘴角边有点巧克力还没抹掉,用粉色的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吧唧吧唧几下嘴,又有些脸红地抓了抓头。




得了,睡意全没了。



真该感谢那老太婆。

-


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的臊红的脸,勾人的下垂眼,还有手里还没吃完的快融掉的半块德芙巧克力,轻轻抿抿嘴:




“看起来都好甜啊,我也想吃,分我点呗。” 





陈立农有点听不太懂"都"是什么意思。



03


两人倚在墙上吃着巧克力。巧克力的味道特别浓,在闷热的空气中流连牛奶的香气,混合了少年特有的汗味,久久未退散。




“巧克力真的好好吃呀。” 




可能是刚才上课刚被发现偷吃零食的慌忙动作导致校服下摆有个地方被翻起,翻得比较大,露出一大片的细白窄腰。而陈立农本人却没发现,也没发现蔡徐坤炙热的视线,细细地舔着泛着水光的唇,专心地在吃手里的巧克力。



蔡徐坤也很专心。

专心在看。








小孩好像感受到那股正在燃烧般的视线,下意识地扭过头,看着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蔡徐坤,抿起唇,皱着眉问,



“坤哥...你在干嘛啊?” 



蔡徐坤猛地回过神,耳朵上的红泛到脖子上,收回视线,恍惚地摇摇头,手不自然地向外摆了摆,尴尬地笑了笑,




“啊我在看太阳...今天的太阳...很好看呢...” 




紧张的表现。





少年心事,总是不愿被人发现。




04


蔡徐坤只好通过转移话题来化解尴尬。其实也不算什么,但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扫过那处地方。




“这里,反上去了。” 




他指指自己的衣服下摆。


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抖抖头,耷了耷肩,吹着好听的口哨。




陈立农低头看了看,看到自己不小心露出的腰肢,红着脸慌忙胡乱地反回去,边反还边看看蔡徐坤,




“啊...谢谢坤哥提醒...” 



汗顺着脸流下白皙的脖子下。



真是...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吗???





下课铃响了,这是最后一节课。老师又拖了堂,导致蔡徐坤还不能回去。教室里的少年们全都迷迷糊糊地趴在桌子上,没有人愿意去听那些枯燥又无趣的公式。


五月的大热天确实能把人逼疯。


05


看着老太婆出了班门,蔡徐坤匆忙地拿起数学书还有掉落的眼罩,他想要赶紧去教室里趴着睡觉。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转头用手在陈立农面前摆了摆。




“再见,下次再请我吃巧克力哈。” 




陈立农点点头,把下垂眼眯成月牙样,一只手在空中挥挥,一只捏着巧克力的包装纸,上下反复挺着脚后跟,露出一口小白牙,




“再见呀。” 





等等...睡意怎么又没了???得回去继续抄资料!



I just want a 白日梦。


I just want some。


憧憬也有幻想也有。


一点点脸红假装。


I don't know。


窗外的天空太蓝。



END。

结果憋半天就写出来这个无脑xjb文...一天不做作浑身难受。

【坤农】兔兔。

/无可上升

/OOC🍓

/短小。



BGM-/ Palette




00


就像一只谨慎的兔子。

壮着胆子喜欢你。

只要你一个不耐烦的表情。

我就会红着眼睛逃回森林。




01

蔡徐坤养了一只兔子。


兔子是他一下雨天在便利店门口捡的。当时小家伙缩在纸箱里,浑身湿漉漉的,在白色皮毛里最显眼的是那双黑葡萄般的双瞳,耳朵耷拉着,小身子在微微颤抖。


他看见了蔡徐坤,像看见救命稻草般,朝后者轻轻的叫。


蔡徐坤想可真没良心,不过小家伙我可帮不了你。


转身就要走。



好吧好吧带回家也是可以的对吧。


02

小家伙很乖,蔡徐坤把他带回家后,擦干身子,就趴在纸箱里睡熟了。

好软。蔡徐坤想。


-03

之后的一个月,兔子都没什么异常,就是喜欢蹭着蔡徐坤,一步都不肯离开他。蔡徐坤跟他混熟了,就喜欢糯糯地叫几个音节,谐音听起来像...

哥哥。


04

某天清晨,蔡徐坤还没睡醒,就感觉有人碰了他几下。


“哥哥你好。” 


一个光裸的男孩在他面前,笑得眉眼弯弯,小舌头悄悄跑了出来。


“你好你好。” 蔡徐坤打了个哈欠。


“.....” 



“你谁。” 





-05

“这么说,你是兔子...精?” 蔡徐坤平静下来后,才开始问起面前的男孩。

“是啊哥哥。我是兔子精,辣种会、会变身的辣种!”男孩兴奋有些语无伦次,手在空中比划。

蔡徐坤不相信,甚至有点想笑。

“我叫蔡徐坤,你叫什么?” 


“我叫陈立农哦。”


06

蔡徐坤给陈立农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意外的很合适。"没想到你这...兔子成精以后还挺高的啊。"蔡徐坤拍拍他的背。


这叫哥哥的怎么比我还高?蔡徐坤不开心了。


陈立农嘿嘿笑了两声。





07

蔡徐坤要上学,让陈立农在家等他回来,说要是敢去学校找自己就打他。小兔子害怕地缩在墙角不敢动,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紧紧望着后者。看一米八的大个儿被自己吓得不敢动,蔡徐坤可得意了。



蔡徐坤准备出门时,以为陈立农生他的气不出来跟他说再见了,突然有只小手拉住了他的下衣摆。


小兔子甜甜的笑着,咬住下唇,糯糯地说:


“哥哥再见呀。” 



08

蔡徐坤回去的有点晚,八点多快九点,以为兔子早就睡了。开了灯,瞧见沙发上窝着一团被子,陈立农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蔡徐坤过去摇醒了他。


“嗯...哥哥?你回来啦...” 


兔子身上的衣服没穿好,蹭掉了肩头的布料,滑出一小片白嫩肌肤。



“怎么不回房睡?” 


“我在等你啊...有点困就睡着了...” 


“傻子吧你,等我回来打你?”蔡徐坤揉揉陈立农有点毛毛躁躁的头。



“等不到哥哥我、我害怕...”兔子低下头,抓着蔡徐坤衣角,在轻轻的扯。



“怕什么?” 



“怕你又要抛弃我...”陈立农的头更低了。



说着说着眼眶红了,喘气声带着哭腔。蔡徐坤心疼了,抽了纸巾给他抹泪,把他拉进怀里。




“我要是抛弃你我就是狗。”




这是陈立农第一次感觉到蔡徐坤给他的保护欲。






没了,有灵感扩写叭。


END。

吧啦吧啦一大堆觉得我脑壳里塞了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