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成为温柔的人。

【橘农】特别的人。

/无可上升。清水。

/第一次写橘农啦。

/严重ooc🍓


BGM-奇妙能力歌




00


承蒙你出现。

够我喜欢好多年。




01


男孩子们友谊建立的总是很迅速。






也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陈立农就因为报名那会儿刚好碰见的林彦俊给他指了个路,还碰个了巧跟他分了一个班,他就觉得有林彦俊啥啥都能行,就总跟在林彦俊屁股后头,林彦俊去哪他去哪。



缘分这种事儿可真是谁也说不准。





陈立农嘴也没闲着,拿着他最不擅长的生物作业整天在林彦俊背后问“彦俊你懂不懂这个啊” “这个ne?啊好难哦” “哎呀彦俊你看看我啦”。



林彦俊也没做的那么狠,毕竟同班同学嘛,帮一下也不是什么困难事。







“彦俊......”




“我说不是,你干嘛老跟在我后面啊?”



“...啊?”






林彦俊实在忍不住了,陈立农这次居然要跟着他进厕所?他探头看了看站在男厕门口的两个嬉皮笑脸的女生,转过身,蹙着眉问陈立农。



陈立农听到后有些惊讶,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结结巴巴的开始解释。





“没有,就,觉得你很厉害,我问的东西你都会,你要是不喜欢,我、我以后就不这样了,对不起...”



陈立农的脸委屈下来,一下松开拽住林彦俊衣角的手,他道歉似的不断点头,鼻梁上的眼镜在微微颤动。




什么嘛,原来是崇拜我啊。虽然知道有很多人崇拜我,但是这是个男的.....




看来我的魅力已经影响到不止于女性了。





陈立农见林彦俊一如既往冰冷的脸在他的道歉下还是没有一丝改变,眼眶悄悄红了一圈,默默地把作业本藏到背后,往后退了几步。






那是林彦俊第一次对这个小跟班产生了兴趣。





他气得快笑出声来,立马收起一闪而过的两个小酒窝,装作平静般跺跺脚,在陈立农转身离开之际从喉咙里闷闷地吐出两个字。




“...随、随便。”



操!我、我口吃什么??






身后的男孩抱着作业本笑得像只兔子。






02


夏天里的热空气蒸得眼前的光景都冒着雾气,教室栏杆外边青色的垂杨偶尔有几枝探进窗子里。




陈立农一直很羡慕隔壁那间学校的的校裤,是可以拉链的,非常凉快。夏天里他就比以前还要多上好几倍的羡慕,捏着自己又热又肥大的长裤,扁着嘴向旁边的林彦俊诉苦。




“啊...彦俊你suo为sen莫我们学校的裤子没有拉链啊?”陈立农晃动着头,洒下几颗晶莹的汗珠。




“你喜欢啊,我拿剪刀给你剪开呗,连拉都不用拉了。”林彦俊合上物理作业本,向旁边的陈立农伸出食指和中指比了个手势,其中一个酒窝调皮地跑了出来。



“滚啦!”



前排的女生叼着笔转过身来,拿着本书狠狠敲了敲林彦俊的头,翻了个白眼: “你们男生的点真奇怪。”



林彦俊笑着和那个女生打闹了一会儿,回头看见依旧闷闷不乐的陈立农,从桌洞里拿出来什么东西。



“好啦,喝瓶牛奶冷静一下啦。学校哪有那么多资金整这种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东西喔。”



林彦俊把草莓牛奶放在陈立农桌面,又捏了捏后者气得发红的小脸。



“哪有人夏天喝牛奶啦!还有喔!不要老是捏我的脸啦!”陈立农这样说着,却还是乖乖接下了林彦俊给的草莓牛奶。



林彦俊轻笑了几声,扭过头装作漫不经心地翻看着作业本。手心已经沁出了些滑腻腻的汗。






他已经不敢在想下去了。



陈立农扯开拉链时露出小腿的雪白皮肤,被汗浸湿的刘海软绵绵地贴在额前,还要亳无防备地对着他笑。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雾气落在皮肤上有些黏乎乎的,体温让雾变成水珠,顺着少年美好的脸部轮廓滑进衣襟。



他看着陈立农,这样想到。





“干嘛呀阿俊,这样看着我。”







03


林彦俊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陈立农的?





是在上次打篮球打滑,腿擦破皮的时候,他一边“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一边拿着几片创可贴跑过来,装作正经揉揉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阿俊好笨喔,这都能摔倒”



是早上胃痛的时候他抱着两瓶草莓牛奶嗒嗒嗒地跑过来,脸蒸得粉红。书包里的笔支碰击的声音在雾气腾腾的早晨格外清亮,葱白的手指轻轻捏着一瓶递给自己“阿俊!我刚热好的喔”



其他的,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可是好死不死的,总有些小女生给陈立农写情书,塞礼物。虽然说林彦俊收到的更多,只是他每次都当做没看见。



可是陈立农心软,看着一封封粉红色的信封,已经脸红到耳朵尖儿了,总是不知道如何拒绝那些一个个情窦初开的女孩。



林彦俊看自己收到的情书没什么感觉,看陈立农的却气全不打一地儿来。



他现在只想把眼前的一堆红红绿绿的信封全部撕成粉碎。告诉陈立农,这些信封被学校门口的大狗狗当成能吃的玩意儿咬碎了,然后他笑眯眯地接受下这个“荒唐的现实”,再扯着他的衣袖和他一起去食堂。





可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林彦俊还是走到了陈立农面前。后者正趴在课桌上闭目养神。被少年削瘦的身子挡住的是当初他们初见时的那本生物作业。



“喏,大红人,你的小粉丝托我给你的。”



陈立农听到声音后缓缓坐了起来,看了看林彦俊怀里的一堆香气扑鼻的信封,揉揉有些发红的眼角,随后又眯起来,笑着对他说:



“啊这个啊...阿俊你帮我处理掉吧。”陈立农揉揉有些乱的黑发,打了个哈欠。“反正...我拿来也没有什么用处。”



“嗯。”林彦俊刚走开几步,就听见身后的椅子推动声,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而且...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她们。”



过了一会儿,陈立农开口。声音因为缺水,沙哑得不像以前的绵甜软糯,这样的解释显得有些突兀。




林彦俊点点头。两个酒窝窜了出来,心里仿佛涌进了一股暖流。他把那堆情书和自己的杂念,一齐扔进了垃圾桶。




心照不宣。







END。



失踪人口回归辽。橘农为什么这么冷啦!我不允许!!ooc不要介意嘛TT。


评论(1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