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成为温柔的人。

【坤农】春梦对象。

/无可上升。

/好像四信信。

/傻白甜校园故事。

/OOC预警🌈






00


明目张胆。

深情款款。






01



每一个男孩都会有一个春梦对象。醒来之后额间泛出薄汗,睡裤的黏腻湿潮让他失神。



陈立农也一样。



他梦见的是蔡徐坤。



他的暗恋对象。






02



陈立农忐忑不安的回到学校。一拉开椅子,同桌范丞丞就屁颠屁颠儿的凑过来,嘴里的三明治还没咽下肚。




“干啥玩意儿呢啊巨农?跟苦瓜干儿似的。”




范丞丞像是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他上次也问过同班的卜凡为啥一副愁样,结果被揍的脸青鼻肿罢了。




“没干嘛。”陈立农从书包里拿出草莓牛奶和巧克力面包。插上吸管,嗫了一大口。“做恶梦了。”




“那梦见啥了?”范丞丞继续问。



陈立农继续吸着手里的草莓牛奶,没有回答。他知道和范丞丞这只山东大傻鹅聊天是不会得到什么心灵慰问的。




“诶对了,今天篮球室里又塞了几封给蔡徐坤的情书耶。”范丞丞转移话题的速度还挺快。




陈立农听到那三个字差点没被牛奶噎死。在暗处瞪了一眼范丞丞。




“你说为啥那些女生都不放弃追求咧,明明我已经帮他丢掉好几沓情书了,她们又不是没看见。”范丞丞继续孜孜不倦地说着。



范丞丞从桌洞里抽出来一沓粉红色的信封,扔给陈立农: “这不,又送了。看那女生还挺好看的,别辜负她了。你帮我交给蔡徐坤吧,反正你们关系那么~好。”



这句话让一旁的陈立农唰地红了脸。连范丞丞那只傻鹅都看出他的心思了。他没好气地拽过那沓信封,在底下猛踩了范丞丞一脚。



不出所料听到一声痛呼。




“闭嘴,我给就我给。”





03


“喂,蔡徐坤。”




陈立农大步流星地走向那个角落。




果然,蔡徐坤仍在呼呼大睡。他懂。以前和他一起被罚站,自己是因为吃巧克力,而他就是因为睡觉而被轰出来的。




狗改不了吃屎。陈立农这样想到。




蔡徐坤听到声音坐起来。重重地伸了个懒腰,撩了撩散落的头发丝。他瞪起眼来,装作惊讶地看着一旁拎着一沓情书的陈立农。



“陈同学有何贵干?”



陈立农知道蔡徐坤老喜欢逗他。这个事实使他的怒气又上升了几分,耳根泛起粉红。




“你、你的好兄弟范丞丞托我给你的!下次这种麻烦事别叫我ne!!”




他没好气地把情书重重地砸在蔡徐坤头上。




“哎哟痛痛痛痛痛,陈大侠下手轻点啊。”蔡徐坤装作很痛的样子捂着脑袋。嘴角微微上扬。




陈立农表示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蔡徐坤。还不是因为那个恶心的梦。他想着想着两团婴儿肥的脸颊又泛起红来。


笨蛋。



密密麻麻的情愫缠绕在陈立农的心里。






04


夏蝉躲在树桠中,抓住仲夏的尾巴。至于想要再听蝉鸣,就要等到它来生了吧。




今天刚好轮到每月换位置的时候。好死不死的,蔡徐坤和陈立农分到了一起。



但这也算是陈立农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范丞丞哭丧着脸向陈立农挥手,嘴里的薯片还没嚼碎,含糊不清地说: “巨农啊!你和蔡徐坤一定要幸...啊。”



新同桌黄明昊抓着范丞丞的衣领把他按回座位上,没好气地骂了声“蠢蛋”。



“我以后有不会的题你得要教我哦,陈~同~学~”蔡徐坤用手撑着下巴,一脸戏谑地看着旁边脸红得不像话的陈立农。



“嗯...嗯。”陈立农摸了摸通红的耳垂。



你故意的。






05


自习课。





班里的风扇咯吱咯吱还在苟延残喘着,吹出来的热风闷呼呼的。蔡徐坤百无聊赖地在桌底下摇了摇腿,大腿正好碰到旁边的陈立农,后者似触了电般移开了自己的腿。




“又怎么了啊?我身上有脏东西?”蔡徐坤转头看了看陈立农,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白白净净的,不错。




“热死了,别碰到我。”陈立农软绵绵地瞪了一眼蔡徐坤。



前桌王琳凯叼着笔转过身来,嬉皮笑脸: “班里刚开了空调啊陈同学。”



“写你作业去。”



王琳凯笑着把头转了回去。蔡徐坤也没说什么,揉了揉陈立农的头,起身去打水。







06


“下面操场找人打球,你去不。”蔡徐坤从后门走进来,“刚才打水他们问的。”




陈立农摇摇头,扬扬手里的练习册。




教室里只剩他们两个。现在是午休时间,其他人不是去打球就是去小卖部,也就只有陈立农这种好学生会留在这里写作业。



“哦。那我也不去。”蔡徐坤擦擦鼻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粘腻的风从窗口吹进来,又带来一阵闷热。



空气顿时间变得尴尬起来。许久,陈立农打破了沉默。



“蔡徐坤。”



“嗯?”蔡徐坤立刻应上。



陈立农听到自己的声音像干涩的咖啡粉撒在硫酸纸上。



“我想我...是不是喜欢你。”





陈立农的刘海长得扎到眼睛,睫毛磨蹭着柔软的发丝,带起阵阵酥痒感。



蔡徐坤愣了一愣。



喜欢这个词像夏天带来大雨的凉风,留下星星点点的火光,也是踌躇不决的语气。


十八岁,不完全的成熟稳重。



陈立农转头一看到蔡徐坤深邃的眼眸,不比夜晚的星河闪耀,但是也够让他的心尖荡漾。



只是,没有笑意。




“你想而已,不一定是真的。”蔡徐坤匆匆站起身来,抱起脚边的篮球,“我知道了。去打球了。”



蔡徐坤的话让陈立农觉得像是一盆凉水当头淋下来。他合上练习册,把脸围在臂弯里哭泣。









07


六月,天气晴空万里。高考在炎热的夏日里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开。




而那件事,陈立农早已记不清了。




阳光照在操场上。硅胶跑道泛着光,一闪一闪的,像是在期待人们说些什么。



陈立农呆站在跑道上。抬头望着天空。




“喂,走不走啊。”旁边的范丞丞一手搭上陈立农的肩,把他拍回神来,“大家都去操场那边了。摄像老师还等着呢。”



“嗯。”陈立农点点头。




拍毕业照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和身边的人靠的很近,牵起他的手,在他准备逃开的时候说一句“都是同学牵个手会怎么样啊”。



陈立农盯着远处与黄明昊打打闹闹的范丞丞,孤单地站在最高的那排。






“喂,最后一天了,牵个手留作纪念?我可不想以后同学聚会的时候认不得你。”蔡徐坤跑上来,嘴里含着糖,举着手向陈立农挑眉。



“......”陈立农低着头。



“怎么?害羞?”蔡徐坤勾着嘴角,像是下一秒就要笑出来一样。



“才不是咧!牵就牵!”陈立农红着脸,一把拽过蔡徐坤攥着糖纸的手。手里滑腻的汗沁湿了对方的手。



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牵手诶。









老师们都背对着他们,坐在小椅子上端正如小学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镜头上,笑得灿烂。



时机正好。



快门响的那一刹那,蔡徐坤偏头迅速亲了一口身边人的粉嫩脸颊。




你跟我说的话,我没有忘啊。








“我说,后面那个小帅哥别讲悄悄话啦!拍完再讲!”


“好的老师!”





END。


能拥有小心心和评论莫。


评论(15)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