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成为温柔的人。

【坤农】罚站。

/无可上升。

/OOC🍓



BGM-一点点喜欢
我真的吹爆这首歌!!找程嘉敏唱的!大家一定要去听听!



00



有些喜欢,

就是麦田里曾降临过的风。






01


五月中旬。


蔡徐坤懒洋洋地趴在桌上睡着觉,侧脸枕在手臂上。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讲课声稍大了些,还骂了几句蠢货,他就蹙着眉,戴上耳机,把脸朝向另一边,接着睡。



今天窗外的天好蓝啊。



蔡徐坤不算什么坏学生,也算不上好学生,上课睡觉,不上早读和晚自习都是平常的事,各科老师也都习惯了。要不是他学习成绩还不错,早就被劝退了。





尽管全班都知道上数学老师的课走神是最忌讳的,但蔡徐坤的侧颜真的好看的没话说,那些花痴的女生都拿着书挡着脸,偷偷地看,在心底里尖叫,根本没认真听课。




咔。



可能是他鼻息声有些大,刚戴上耳机趴下不久,一只粉笔头精确的砸在蔡徐坤的头顶上,柔顺的短发在一瞬间飞扬起一些白色的粉笔灰,他抬起头,慢慢把灰和粉笔碎扫下来,看了一眼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数学老师,把数学书翻开盖在头顶,又趴下睡觉了。




“蔡徐坤你给我站起来!” 




尖锐的喊叫声惊动了不少正在发呆和走神的同学。




“啧。” 


轻轻地。


蔡徐坤咂咂嘴,缓缓地站起来,把头上的书放下。数学老师把手里的复习册狠狠地摔在地上。


“那么爱睡给我去外面睡个够!!跟猪似的天天睡!” 



震耳欲聋。



02


蔡徐坤背过身,踢开身后的椅子,翻了个白眼,拿着数学书慢吞吞地出了教室门。他是真的累,昨天又是因为上课睡觉被罚抄复习资料,抄到凌晨还没抄完。



“烦死了。” 



蔡徐坤靠在墙壁边上,从数学书里拿出夹着的眼罩准备继续睡。




“嗨,坤哥。” 




“嗯嗯??!” 


蔡徐坤吓得把眼罩和耳机甩在了地下。



定晴一看,才发现是高二的学弟陈立农。他也靠在墙壁上,他手里也拿着东西,只不过拿的是巧克力。



陈立农住在他家隔壁,他们还没上高中就认识了,在蔡徐坤印象中他还算是个谦虚又有些可爱的乖孩子,后来上了高中就没怎么留意他了,怎么现在...变得更可爱了...呸!




他也被轰出来罚站了??




想到这里蔡徐坤的心里居然有一丝丝的开心。





“你来这里...罚站??"蔡徐坤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是啊,我上课吃巧克力被老师发现了...但是巧克力真的很好吃欸。” 



小孩笑了笑,用着软软的台湾腔跟蔡徐坤解释,但又不怎么好意思和哥哥讲自己上课的不检点行为。嘴角边有点巧克力还没抹掉,用粉色的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吧唧吧唧几下嘴,又有些脸红地抓了抓头。




得了,睡意全没了。



真该感谢那老太婆。

-


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的臊红的脸,勾人的下垂眼,还有手里还没吃完的快融掉的半块德芙巧克力,轻轻抿抿嘴:




“看起来都好甜啊,我也想吃,分我点呗。” 





陈立农有点听不太懂"都"是什么意思。



03


两人倚在墙上吃着巧克力。巧克力的味道特别浓,在闷热的空气中流连牛奶的香气,混合了少年特有的汗味,久久未退散。




“巧克力真的好好吃呀。” 




可能是刚才上课刚被发现偷吃零食的慌忙动作导致校服下摆有个地方被翻起,翻得比较大,露出一大片的细白窄腰。而陈立农本人却没发现,也没发现蔡徐坤炙热的视线,细细地舔着泛着水光的唇,专心地在吃手里的巧克力。



蔡徐坤也很专心。

专心在看。








小孩好像感受到那股正在燃烧般的视线,下意识地扭过头,看着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蔡徐坤,抿起唇,皱着眉问,



“坤哥...你在干嘛啊?” 



蔡徐坤猛地回过神,耳朵上的红泛到脖子上,收回视线,恍惚地摇摇头,手不自然地向外摆了摆,尴尬地笑了笑,




“啊我在看太阳...今天的太阳...很好看呢...” 




紧张的表现。





少年心事,总是不愿被人发现。




04


蔡徐坤只好通过转移话题来化解尴尬。其实也不算什么,但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扫过那处地方。




“这里,反上去了。” 




他指指自己的衣服下摆。


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抖抖头,耷了耷肩,吹着好听的口哨。




陈立农低头看了看,看到自己不小心露出的腰肢,红着脸慌忙胡乱地反回去,边反还边看看蔡徐坤,




“啊...谢谢坤哥提醒...” 



汗顺着脸流下白皙的脖子下。



真是...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吗???





下课铃响了,这是最后一节课。老师又拖了堂,导致蔡徐坤还不能回去。教室里的少年们全都迷迷糊糊地趴在桌子上,没有人愿意去听那些枯燥又无趣的公式。


五月的大热天确实能把人逼疯。


05


看着老太婆出了班门,蔡徐坤匆忙地拿起数学书还有掉落的眼罩,他想要赶紧去教室里趴着睡觉。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转头用手在陈立农面前摆了摆。




“再见,下次再请我吃巧克力哈。” 




陈立农点点头,把下垂眼眯成月牙样,一只手在空中挥挥,一只捏着巧克力的包装纸,上下反复挺着脚后跟,露出一口小白牙,




“再见呀。” 





等等...睡意怎么又没了???得回去继续抄资料!



I just want a 白日梦。


I just want some。


憧憬也有幻想也有。


一点点脸红假装。


I don't know。


窗外的天空太蓝。



END。

结果憋半天就写出来这个无脑xjb文...一天不做作浑身难受。

评论(10)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