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成为温柔的人。

【坤农】误打误撞。

/无可上升。

/我流OOC🍓

BGM-虚拟



00


“看到有关你的一切,小声嘀咕一句,”


“我的。”



 ̄ ̄ ̄ ̄ ̄

01




蔡徐坤算是长得够秀气的了,说实话,也没多好看,只是一眼就能让人怀孕的那种。




02


蔡徐坤性子温和,学习又好。老师让他多帮学习上有困难的同学,女生们就故意装作搞不懂题目,一到午休时间就拿着笔和练习册红着脸跑到他座位,借机搭讪。




他教题的样子最是温柔。





“这个地方要解开来算...像这样...哎,对了。”






他有身上有股香味,跟他熟的人的都知道,应该是玫瑰花味沐浴露的味道。




有几个为了占个第一,从饭堂开始就跟着他。“噢他是玫瑰仙子吗?又香又温柔!”女生们舍弃了学校外的小卖部,坐在饭堂里兴奋地嚼着碗里的水煮豆角说着。




 ̄ ̄ ̄ ̄ ̄


不过有个例外。他不是女生,但也同样仰慕着蔡徐坤。



03



陈立农比他小一级。他想方设法地想让这位闪瞎眼的学长注意到自己,但他自己发现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什么闪光点有理由让蔡徐坤回头后,他又一次泄气了。





好友黄明昊总是对他说: “喜欢你就要去追啊!”一掌狠狠地拍在陈立农的肩上。“连说话都不敢你还谈什么喜欢?看他白白便宜给别的女人??”





“你说得对。”陈立农拍拍肩上的手。






 ̄ ̄ ̄ ̄ ̄












黄明昊坐在陈立农旁边嚼着烤香肠,蔡徐坤坐在陈立农对面。其他人全都在吵吵闹闹地聊着天,没心吃饭,连黄明昊都在勾搭着另一边的学妹,就剩下他们两个在静静地吃着碗里的东西。




陈立农闷闷地搅着米饭,把不喜欢吃的胡萝卜全放在黄明昊碗里,蔡徐坤被这一可爱的举动逗笑了,夹了一筷子面筋放他碗里。




陈立农看见蔡徐坤笑了,以为自己的衣服有什么问题,连忙拍了拍裤子,又看了看碗里的面筋,皱着眉,不解地望着他。





“这个挺好吃的,尝一下。”他对陈立农微微一笑。






“谢...谢谢学、学长...”





陈立农有些结巴,蔡徐坤太好看了,他觉得再看多一眼会有罪恶感,就拿着碗把头撇向一边,不停地往嘴里塞着蔡徐坤给他夹的面筋,但耳朵出奇的红还是暴露了他的紧张和和害羞。他有些后怕,还是在碗后面偷偷地瞄着蔡徐坤。







蔡徐坤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没说什么,起身去了厕所。



 ̄ ̄ ̄ ̄ ̄





黄明昊扭过头看见撇着脸的陈立农,一下把他扯回来,在他耳边吼: “你撇个毛线头啊撇??当拍纯情偶像剧呢??”




“拍你个头...又没有摄影机...”陈立农看着走远的蔡徐坤,有点不开心,回过头委屈地看着黄明昊。






黄明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好累,你爱干嘛干嘛去。”











05




陈立农也觉得应该走下一步了,可关键他又闷骚,还有点慢热,心里燃起烈火花, 面上依然九重冰。






他看网上的人说,先撩人得要先有脸和身材。黄明昊一个劲儿地跟他说你脸绝对没问题,关键就是穿的衣服要突出身材,拿了一本男模杂志给他看,让他学习学习。




 ̄ ̄ ̄ ̄ ̄



田径队练习完后陈立农换了件薄薄的白衬衫,流畅而又优美的身型在衣料后若隐若现,下身穿了一条破洞牛仔裤,他拿剪刀把洞又剪大了些,脚上套着双白袜子,这都可是他在杂志上学的呢。




毕竟田径队里综合了全校的身材最好的帅哥,女生们都很难平静下来,她们捏着矿泉水,眼神扫过坐在地上灌水的男生们,热烈讨论着哪个更好看。




 ̄ ̄ ̄ ̄ ̄




陈立农从休息室里出来,他也许没有蔡徐坤那么惊人的魅力,但也惹得一旁的女生口干舌燥,立马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






也包括蔡徐坤。



 ̄ ̄ ̄ ̄ ̄


陈立农边走边一直在往后偷偷瞄着身后的人,却又被他那深邃的眼眸吓得害怕地转回头。一米八多的身子虚虚地弯着,耳垂红透了,不争气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心里念叨着蔡徐坤千万可别过来,终究还是提不起那种气场。白衬衫有几个扣子没扣好,松开来。裤上的破洞变大了,露出的肌肤隐隐约约的,有种禁欲的感觉。





蔡徐坤吞了吞口水,下身似乎有什么束/缚要挣脱开来。





 ̄ ̄ ̄ ̄ ̄








陈立农正和体育老师讨论着比赛的事情。蔡徐坤忍不住了,快步走过来。





“老师啊,”他开口了,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温柔到骨子里。“您先通知别的同学比赛的事情吧,我和陈立农同学有点私人问题...要马上解决,很快回来。”他拉住陈立农的手。陈立农被他的笑给迷住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含笑的下垂眼,很容易就红的白嫩脸颊和耳朵...




啧。




这小子到底是要腻死谁。




 ̄ ̄ ̄ ̄ ̄



陈立农感觉快上天了,手心里沁出了汗,红着脸望着正在快速拉着自己去休息室的人。




陈兔子很开心,因为学长要和他独处!!!




可又有谁知道温柔乡里是不是陷阱呢。






06








现在把自己按在椅子上的人是谁?!蔡徐坤吗???




陈立农的白衬衫被蔡徐坤翻起来,两条细长的腿被压在双肩旁,蔡徐坤作势要脱掉他的裤子,还好被陈立农拉住了手。两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紧密房间里,似乎一切秘密都交谈于两人的耳语中。





“蔡徐坤学长...你、你要做什么...!”





陈立农满脸潮红,汗把背后的布料掺湿了,感觉连汗都散发着一丝丝甜味。





“做什么?"蔡徐坤用手轻轻地擦着他脖子上的汗。“勾引学长那么好玩啊,”他笑笑。







“那可要做好被操/到哭的准备咯。”








“啊...啊?”陈立农惊讶地半张着嘴,胸脯起伏着,两瓣殷/红的唇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他慢慢地把身子往后退,椅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从你第一次和我见面开始,我就很想知道这么可爱,容易害羞的一张脸哭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什、什么啊...他这人怎么会是这么恶趣味的啊...






 ̄ ̄ ̄ ̄ ̄


等不及陈立农消化完他的话,蔡徐坤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抚摸着每一寸细/腻的肌/肤。







“待会儿哭小点儿声哦陈同学,小心被那群女孩们听见。”







好、好可怕,下次一定不听黄明昊说的啦!





07



后来他们两个在里面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后来就见到陈兔子扶着腰,一副劳累过度的样子。








果然田径训练这种事情,真的是会特别辛苦的啊。










 ̄ ̄ ̄ ̄ ̄




END。


我们田径队里为什么只有一个男生??!??啊??????shit!!!!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我好开心今天800米我跑了第二嘻嘻嘻嘻!!!

评论(22)

热度(467)